努力的悖论 | 内卷,996,和资产的荒诞

假设有一个人埃普西隆是个勤奋的学生上了一流的大学毕业后进入一流的公司并勤奋的 996,这是典型小城市父母期盼中的优秀子女,是大部分家长口中的邻居家小明。我们来推演一下埃普西隆的奋斗。


996 埃普西隆视角

现状:埃普西隆目前 996 月薪 3 万(举例),税后约 2.4 万,房租约 6K,通勤约 1K,日常花销 5K,每个月结余:2.4-0.8-0.1-0.5=1.2 万,算上年底奖金年结余 20 万,如此工作 8 年进入 30 岁出头,再加上点理财收入大约手持 150-200 万现金。

也就是说,8 年不如狗的生活,如果房价不变,埃普西隆将手持北京首付门槛。此时的埃普西隆,是房价的精神多头,多年后的埃普西隆是房价是实质性多头。

高管德尔塔视角

埃普西隆 领导德尔塔手持公司股票,逼迫埃普西隆们每日 996 奋力奔跑创造价值,依前假设埃普西隆年薪 40 万,那他创造价值 200 万,放在资本市场的市盈率 550 倍 (20210120 动态市盈率) 那就可以撑起股价 11.0 亿元市值。假设德尔塔手下有 10 个埃普西隆,那么德尔塔撑起的股价就是 110 亿元,嗯,110 亿。

于是,公司股价继续上涨,德尔塔股票持续增值或得到更多股权激励。总之,德尔塔会更加有钱,这个速度远超过埃普西隆薪资增长的速度。德尔塔觉得公司牛逼互联网牛逼并决定有更多德尔塔也会这么做,于是德尔塔在公司或互联网园区买了第 n 套房,这也许就是埃普西隆租住的小区。

德尔塔,此时是房价的多头。

富人伽玛视角

伽玛是一个有产阶级,别说 996 了,班都不用上。伽玛持币敏锐地捕捉着市场的风向,看到一个叫做丑团的公司股价飙升,于是,伽玛早早的意识到,也许半年后丑团会出一批高管富人、3 年后出一批新晋富人、5-8 年后出一批刚需上车首付族。我们敲着键盘也知道,买丑团附近的房子就对了啊!

于是,伽玛早早埋伏入场,比德尔塔们入场还早,甚至还动用一些合规或不合规的手段架起了高高的杠杆。

伽玛,也是房价的多头。


于是,我们分析一下多头构成:

  • 凤凰男 996 埃普西隆 希望能够上车并为此努力
  • 高管德尔塔,依靠埃普西隆的努力,提前于埃普西隆上车
  • 富人伽玛,判断德尔塔们的动向,提前于德尔塔上车

由于德尔塔和伽玛的竞相入场,房价逐步高企,让埃普西隆难上加难。可埃普西隆不知道的是:真正推动房价上涨的背后的原动力,就是埃普西隆的努力。埃普西隆越努力房价就越高,埃普西隆努力的提升速度(一阶导数)越快房价的增速(一阶导数)就更快,即埃普西隆财富的积累速度远低于房价上涨的速度。

悖论出现:埃普西隆越努力,他就需要更努力才能保得住现在的状态,而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个不可能跳出的套娃。一个人不得不陷入不断加码的状态,这就是我理解的内卷。

那么,埃普西隆敢让收入减去 1/2 的同时工作时长减去 1/2 吗?你觉得呢?


这里并非否认个人努力,后来者为了突破前人的壁垒,一定是需要加倍于前人的努力的,但当突破了一个临界,开始上车开始有产开始不止依靠自己的体力付出获得回报,那埃普西隆成长为德尔塔的出路就出现了。

然而,讽刺的是,突破了自己的埃普西隆后变成德尔塔或者伽玛的他,反身就加入了构建壁垒的一方盘剥更多的埃普西隆,毕竟如果不这么做,自己又会滚回埃普西隆的阵营。而这个历程,又是新一轮的内卷了。

那我们能怎么办?来一片梭麻,烦恼全无,然后该干嘛干嘛吧。